惘殇

真爱Batsuper,沉迷吸二代蝙超
布兰登罗斯迷妹

偶尔热圈过敏,喜欢同好交流,但是间歇性社恐(所以如果我发言不当伤到了你的心,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_(:з」∠)_只是不会聊天…

【BS】[二代蝙超]If Something Different Happened.

又名:(我梦中的)幸福生活日常二则

(一)相识

“嗨,”蝙蝠侠看见大都会的守护神脸上挂着一种十分优雅平和,能让受到惊吓的小姑娘(或许说是所有需要得到他帮助的人)感到安心的微笑,从空中缓缓飞下,直到离地面几厘米的地方,然后稳定地悬在那里,向他伸出了一只即使在黑夜里也好像隐约有些阳光将要从皮肤下透出的白皙手掌,“你好?”

没有回应,但是也没有人因为这尴尬的气氛离开,超人能感受到蝙蝠侠正在用一种谨慎的探查般的目光审视着自己,他应该在考虑什么。

“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这么做了。”氪星人决定向怀疑自己“异常”行为的蝙蝠侠解释一下,“其实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不是吗?第一次是卢瑟找来小丑密谋一起解决咱们两个人,然后我们一起把他们两个的阴谋全都拆穿并且把他们关起来——警察带走他们的时候我其实就想和你正式认识一下了,但当我找你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所以那时我就放弃了。”

超人稍微改变了自己的姿势,将重心从右脚尖换成左脚尖——这让他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他说出的这些话似乎使他有些感到窘迫。

他的身体比之前放松了一些,他可能不会突然掏出什么氪石戒指戴在手上痛揍我一顿了。超人注意到蝙蝠侠可能是听进去他的提议了,松了一口气,接着说了下去:“从那之后我们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行了比较愉快的合作,我们总是互相保护着彼此的后背,将自己的生命安全交给对方,然而在这么久过去了以后,我才发现我们竟然还没有正式的认识过,这不应该。”

看似淡定从容的氪星人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为示诚意他还是落在了地面上,深吸一口气,用无比认真的神情对蝙蝠侠再次伸去右手:
“蝙蝠侠,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氪星的卡尔-艾尔,交个朋友吗?”

“你好,星球日报的克拉克——肯特先生。”在超人惊慌的目光中,蝙蝠侠左边的嘴角扯起了一个弧度,同样把右手递了过去,“我只是好奇过一个总是报道超人消息的报社,为什么会有一个和超人长的很像的小记者而已。”

(二)于是就老夫老妻的阴雨天腻腻歪歪了…其实是东风太太Kent家庭奇遇记初版Wayne家人设里,贝尔老爷有个喜欢下雨天腰腿疼痛时抱着男友熬的美好设定引发的段子(。

“你,在我的卧室里,做什么?”

哥谭的一个雷雨天,时间上来算虽是白日,不过从外面那厚厚的一层层的乌黑云朵,时而穿过天际劈下的巨大闪电,和眼前这个一反常态把脸板的已经能看出蝙蝠侠轮廓的,更别提用那粗砺声音质问的——布鲁斯•韦恩——来看,这应该算是个哥谭再平常不过的黑夜了。

你真的不必每次都这样。超人,脱下了制服的——同时也是没有穿肥大西装的——克拉克•肯特,状若无辜到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眨了眨他那双没有遮挡的,只有暴雨过后乌云散净天空才能拥有的纯净蓝色的眼睛,心里无奈地想着。什么时候他才能时时刻刻记着我们已经确定关系甚至都在联盟档案里双双把婚姻状况改成已婚以及配偶栏里填上彼此名字了呢?

他看见的布鲁斯•韦恩,既不是哥谭媒体镜头中的那般光鲜亮丽游戏人间,也不是披上装甲执行任务时那般一丝不苟不露破绽:他之前一直躺在床上,抱着被子的一角蜷在里面——床上现在还有一团残留着体温的被子;而他后来有好像因为无法忍受什么——阴雨天气旧伤带来的疼痛之类的(克拉克认为应该是腿上虽然布鲁斯不总提及但一直没有完全痊愈的那个)——从床上下来了;随后就继续忍着痛在地板上缓缓踱步,可能还偶尔会烦躁的用力跺几下脚试图用疼痛抵御疼痛。

盯着他的那深蓝色双眼里写满了“我很烦别来惹我”的字眼,但是,谁叫他们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久到克拉克基本上能完全理解蝙蝠侠,或布鲁斯•韦恩一举一动的全部含义了呢?

克拉克,或说是超人,用比他平日里那个弧度完美还能让人感到诚挚温暖的——甚至多了份甜蜜爱意的——笑容,等着布鲁斯走到他面前,然后张开嘴,声带振动,喉间传出那似乎能抚慰人心并给人以力量与希望的声音,对貌似处于爆发边缘的黑暗骑士说:

“我想你可能需要一个拥抱?”

他很明显用上了被哥谭暗巷及监狱的常客们形容为“凶神恶煞”的眼神不是十分明显地在瞪着这个“胆大包天”的氪星人,一秒,两秒,三秒。

蝙蝠侠发出一声含义模糊的冷哼。
于是,超人被蝙蝠侠拖上了床。

“该死的,我要你以后每个阴雨天都陪着我,明白吗,克拉克?”

布鲁斯仍是绷着脸,抿紧嘴唇的严肃模样,尽管说话用的声音还是“冷酷无情”,不过他做的事和以上提及的所有形容词都完完全全地不搭边。

他正把头靠在恋人的触感舒适的胸肌上,双手环住对方的腰使两人躯体相贴,直接把右腿搭在了克拉克的左腿上,还不时移动头部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色棉质布料蹭着克拉克的胸口。寻找到一个合适角度后,把被子向上扯了扯勉强一起盖住两个人。克拉克同样把手绕到了布鲁斯背后,轻轻贴在对方较凉的身体上,他知道自己的体温能让布鲁斯背上旧伤的疼痛得到一定缓解。在不影响布鲁斯寻找到的舒适姿势的同时,克拉克偏了偏头,轻吻布鲁斯的发顶,稍微靠着他,闭上眼睛安静听着恋人心跳准备集中精神入睡。

“是的,我明白,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保证,布鲁斯。”

这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哥谭阴雨天,布鲁斯•韦恩的旧伤却不是一如既往的那般疼痛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