惘殇

真爱Batsuper,沉迷吸二代蝙超
布兰登罗斯迷妹

偶尔热圈过敏,喜欢同好交流,但是间歇性社恐(所以如果我发言不当伤到了你的心,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_(:з」∠)_只是不会聊天…

【BS搞事NO.03】Lost boys.

我好想写篇我最爱看的傻白甜x(头疼.JPG
闪点世界注意,CP是 幽灵!布鲁斯•韦恩/卡尔•艾尔
由于闪点布鲁斯基本上没戏份【其实卡尔也没多到哪里去】所以大部分内容基于本人漏洞百出的想象与脑补…但是…我…尽力了_(:з」∠)_

只是想让闪点宇宙的他们相遇,弥补一下遗憾。

以下正文

[布鲁斯•韦恩]

        “砰、砰——”黑暗中两个男人搏斗的声音里传出枪响和一闪而过的火光。“不!!布鲁斯——!!”充满剧痛和渐渐涌上的血液流失的冰冷,虚弱与疼痛的大脑中飘来了母亲对儿子的呼喊,父亲是对母亲说了什么吗?勉强掀起沉重的眼皮后又重重阖上,父亲在抢救他,但是似乎来不及了……

        这是对哥谭来讲微不足道又无比重要的一场悲剧。

        布鲁斯靠坐在韦恩大宅的窗台上——其实那些实物于他现在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十分切实的触感,他在空中也能做到这个,那个晚上乔•齐尔的子弹只带走了布鲁斯•韦恩的躯体,而他的灵魂像是因为要见证什么的发生一样被哥谭的阴影留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幽灵。
如果说变成幽灵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除了不用吃饭不用睡觉没人看得见没人摸得着以外,还有就是只能在黑夜或乌云密布阴雨绵绵时自由行动了——不过哥谭没有晴天,所以其实这一点没有区别——他是在白天尝试离开哥谭是发现这一点的,渐渐淡去的云层中透出一束束本该是带来温暖和力量的阳光,穿过布鲁斯半透明的没有实体的灵体时,他感受到了疼痛,那是种从生命本源中被掏空的虚弱所带来的感觉,他只能躲回哥谭阴云下苟延残喘——没有哪里能像哥谭这般容纳鬼魂了。

        他并不是死后立刻变成这样的,他在自己的葬礼上醒来,飘在自己的棺材上方参加自己葬礼的感觉真的很微妙,母亲把头靠在父亲身上失声痛哭,父亲也不时将手掩在眼前,其他人眼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感伤——为身处这个城市的自己会否有同样结局而悲戚——更多的都是一种旁观者的麻木,他或算是飞或算是跑的扑到父母面前,想抱住他们,安慰他们,至少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有一部分留在这世间,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母亲依旧在哭泣,父亲仍然在叹息。

        布鲁斯和父母一起回了家。

        他看着母亲每日悲伤翻看旧时相册无法走出丧子阴影,逐渐精神失常却不愿接受治疗;他看着父亲绝望下在巷子里将杀人凶手一拳拳重击致死,只想用鲜血换回爱妻心中的平静安宁。

        然而…回到最初,布鲁斯•韦恩在韦恩大宅的窗台旁,看着他的母亲站在窗前,睁大双眼空虚绝望地看向斜前方,在嘴里碎碎念着“我很开心”“我要找回我的笑容”“都会好起来的”,将一把剃须刀塞进不断扯出微笑的嘴中,抵住嘴角——

        他不想再看了,飞出了窗口。
        父亲到楼下了。一切都不对了。

        名为布鲁斯•韦恩的幽灵飘荡在哥谭巷口。来往行人口中相传的“哥谭传说”中,他听见了“小丑”和“蝙蝠侠”的称呼,但他没再回去过。

        这世界还有希望吗?布鲁斯想着。会有的,说不定还在哥谭。不过他还是想换个城市待着了,在一个没这么压抑的城市…直到他本人的再次毁灭,或是这个世界必将到来的终焉之时。

        至于去哪,大都会?
        布鲁斯•韦恩总觉得他会在那里找到他会愿意看到的。

        于是他找到了,布鲁斯曾经听闻过那场发生在自己尚被孕育中时发生的“外星袭击”,也听说过各种各样的外星人传闻,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亲眼看到那纷纷议论的中心本人——一个明显营养不良,却拥有一双纯净的天蓝色双眼和发梢微卷的黑发——让他看起来那么无辜又纯洁的——小男孩。

        那外星小男孩蜷在简陋的硬板床上,茫然又无助,布鲁斯冰冷已久的心中升起一阵难抑的躁动,他冲动地走到了男孩的面前——幽灵的直觉告诉他这孩子是一个能听到他能看到他的人——以一种不会惊扰到他的声音开口:

        “嗨,我是布鲁斯•韦恩,一个无家可归的幽灵,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卡尔-艾尔]

        大都会,明日之城,一个听起来就比路人口中那个混乱堕落的哥谭有前途的城市,在过去曾迎来过一个外星来客——用三万五千名市民直接被毁灭,以及遍地绿色外星矿石深埋土中难以除净的代价作为见面礼。有传言说天外来客是搭乘着一艘远超地球科技水平的宇宙飞船而来的,但是,官方科研机构连夜将坠落物残骸与部分陨石样品收集走后,再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从任何渠道传出了——于是没人继续关心了。

        来自氪星的卡尔-艾尔自从拥有自我意识和确切记忆之时开始,便居住——或者说被囚禁——在一个充满红光的狭小空间里,四周都是镀了某种金属的墙壁。在他尚小的婴儿时期还没有那么多层封闭措施,他被一位参与研究的一位善良的人类女性——玛莎•克拉克,喂养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仅出于对这个孤独小男孩的怜惜,他起初表现出来的各种体征与人类婴儿无异,出于安全起见。

        不过当他第一次显露超能力——一种疑似可能发展成飞行的悬浮能力时,更多的科学家开始于他的类人形身体上发掘秘密了——而不是那只形态类似地球犬类的生物。

        当科学家们再次试图用那种能使这外星人刀枪不入的皮肤变得脆弱易伤的绿色陨石割开他的身体获取实验样品时,疼痛似乎使这个已经成长一段时间的幼年外星人打开了某个红色开关——他的双眼中射出红芒,所经之处金属皆熔,而人类——一直在旁负责安抚情绪的玛莎是第一个被波及到的,而她的尖叫与痛呼又使得这小外星人更加慌乱——那次的损失难以估量,也没有人再敢冒着生命危险接任玛莎的工作了。
童年结束了,卡尔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做了很坏的事情,缩在玛莎带给他的毯子里哭了好几天。
从那天起,所有人都只把他当成是一件高危的实验品了。

        他们用飞船上的“S”形标志为这个项目命名,同样也是指“Subject”;他们发现一号实验品在黄太阳环境下各项身体机能都会因为细胞自主储存辐射能量得到强化,而在红光下,细胞各项指标便不会得到提高,所以卡尔有了一个只有铺满人造红太阳光,四周坚实金属墙壁和简单的几件“家具”的“房间”当新家,只在需要他的超能力时才会让他短暂的接触阳光——人造的——本是生命与成长所必要的东西。

        多久了?他坐在那张简陋的,被刺目台灯的白光映的极像那些穿着白色大衣的人工作的地方,回忆着记忆里他们向自己审问的样子提问自己,无法回答。
还有多久?另一个关于毫无意义的时间的问题,依旧没有答案。

        再一次被丢回那个囚笼,卡尔被抽走了很多血液,这让他感到很冷,他试图隔着那层紧贴身体的只有十分单薄的一层的防护服用不那么冰冷的皮肤去温暖相对来说更感觉冷的那部分,裹紧被子靠近墙壁,那金属墙相对于紧闭的门来讲带来的感觉还算是安全,眼前的一切都附着一层蒙蒙的红色,头顶的监控摄像头肆无忌惮地转了一圈之后重新把镜头对准这屋内唯一的“危险品”。

        每次从实验室回来都会很晕,卡尔困极了,所以他直接把头搭在膝盖上,抱着自己裹着薄毯的双腿开始犯起了迷糊。

        卡尔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上一个仍有印象的梦里还有玛莎的笑容,一望无际的玉米田(那绿色的高杆植物就叫玉米吗?他向自己的记忆提问。)里他穿着十分舒适的格子衬衫肆意奔跑,笑声传遍了那片充满自由的空气。

        他可能还梦见过自己长大的模样?那个人健壮又充满力量,用着来自母星的强大力量尽自己所能的帮助所有人,身边有许多同样拥有特殊能力的朋友——他清晰地记着有个男人,穿着令人恐惧的黑色制服,梦里的自己总是把目光投向他,而那人也回以一瞥——带着某种复杂情感的,面罩下露出的那双眼是具有强烈压迫性的深蓝色,明明望向别处时锋利地像能把人割裂,却又在划过来的时候异常温柔。

        不知道多少次要被实验品生活逼到崩溃的卡尔,靠着梦境记忆里模糊景象中如此清晰的温柔目光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了下来。

        今天卡尔似乎得到了一个全新的梦境。
       
        他坐在房间内唯一的木制椅子上,红光一如每日般铺满整个屋子,不同的是面前从天而降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少年——他有着一双不能卡尔再熟悉的深蓝色眼睛。

        卡尔从梦中惊醒。
        梦里的布鲁斯•韦恩就在他的面前,还问了自己的名字。

        他看了看毯子边缘缝着的“玛莎•克拉克”的字样,踌躇的张了张嘴,最后用十分生疏的英语说“我…是克拉克。”

[他们终是找到了对方]

        他们一见如故的畅聊了起来,话题从自己的经历到互相之间的印象——他们彼此都惊讶于初次见面的两个陌生人——鉴于他们一个是幽灵另一个还是外星人——竟会如此具有默契。这默契比同龄人之间油然而生的那种亲近不同,更加的深刻,就像千百万次浪淘沙留下的金粒一样真挚。

        克拉克露出一个抿着嘴唇的微笑,这副神情让布鲁斯心中多出来了一股强烈的心疼,他张开双臂,试图将这个本不该经历这些的可爱少年揽入怀抱——用自己的灵魂。

        他抱住了克拉克,在感受到真实触感和温暖体温的那一瞬间,布鲁斯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有一部分得到了什么补充,立刻踏实起来,就像是飘荡已久的断线风筝找回了它的线轮,变得完整而安定。

        世界一如每日一样继续运行,卡尔还是会被带去参加实验,不过现在他身边有了布鲁斯的关心,安慰和陪伴;托马斯也在哥谭开始了一场和他深爱的玛莎,同时也是同人心之间的,一场没有结束没有输赢的战争——直到他遇到了闪电侠的那一天。

        卡尔还在找布鲁斯,前些日子他说外面发生了几乎要带来世界毁灭的事,然后便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地底,久而不归。

        那扇铁门被打开了,正坐在那里的卡尔本能上被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跳起来,看向那层玻璃墙的外面——梦里的那个半机械人和速跑者,和一个穿着和“那个”布鲁斯款式相似的漆黑套装加斗篷的男人。

         他们是来救他的…救他,那穿红色紧身衣的男人这么对卡尔说,让他感到十分茫然,随后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模糊不清的话语,他回应了一声“…好。”

        卡尔终于逃出去了,他看到了太阳,斜斜挂在西边,折射出温暖的橙金色光辉,那舒适的温度灼的卡尔眼睛被泪水盈满,身体也仿佛在被充能一样渐渐拥有了力量……

        意识被世界修复时的力量扯碎的前一秒,布鲁斯和克拉克在世界的断隙中看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一切生活——同时也明白了他们默契的来源——他们本应是互相扶持的恋人。

(完)

        好几打的年龄bug和细节bug,实在是有点捋不清(官方设定太模糊了!!!)。比如存在少爷能找到地下设施这种bug的原因可能是我这种相对来讲的高维度存在直接把他挪过去了吧(头疼.JPG
        其实不知道怎么结局(……
如果你真的看完了,首先我要抱抱你!!其次…如果你嫌无聊的话…我就…对不起啦_(:з」∠)_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