惘殇

真爱Batsuper,沉迷吸二代蝙超
布兰登罗斯迷妹

偶尔热圈过敏,喜欢同好交流,但是间歇性社恐(所以如果我发言不当伤到了你的心,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_(:з」∠)_只是不会聊天…

蝙超贺年Day.15 Dream,Fear,Love.

虽然会剧透但还是要说几句废话:
前一半故事是老爷的梦,故事大概是全明星AU的蝙超故事。
HE预定!!!!
形象代入谁都好啦…虽然我,脑补的是二代贝尔老爷和布软登超。(否则怎么可能虐起来(摊手
角色掌握不好…所以肯定是ooc了啦
看完,轻点揍我,别寄刀片。
好啦,上车了

等下,插播一条广告
朋友,吃《全明星超人》的安利吗?漫画和动画都很好看的!!!(你闭嘴啦

Part One. Dream

        《星球日报》,露易丝•莱恩的最新报道,十分醒目的标题,“超人拯救人类首次探日行动”,“卢瑟的谎言”,这两个名字在一起出现,大多数情况下意味着又一个针对超人的阴谋。

        莱克斯•卢瑟,超人的死敌,自氪星人开始“拯救世界”开始,就将“戳穿伪神的虚假表象”列为每日日程的第一条,为此他曾多次入狱,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停止过自己的行动。

        他有很多次都几乎是成功了。

        布鲁斯的目光在报纸上整齐印刷着的“莱克斯•卢瑟”和“超人”之间徘徊不定,表面上来看这件事就像是卢瑟为了利益而暗地里搞出的小动作,被超人识破而后得到了阻止,类似的故事以前发生过很多次,不足为奇,但是蝙蝠侠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阴谋,针对超人的。

        他尝试联络克拉克,手机并没有人接,应该是还没结束超人的工作,通讯器也无人回应。布鲁斯皱着眉思考了一会,走下蝙蝠洞开始对超人此次的拯救行动进行一个系统的分析。

        晚餐时间,韦恩少爷在管家的再三催促下终于停下了在电脑前的工作,走回楼上,向餐桌走过去的时候,门铃响了。

        “布鲁斯少爷,是肯特少爷。”阿尔弗雷德给克拉克开了门,在两位年轻人正打算交谈时顺手给桌子上添了一个高脚杯并且倒上了红酒。

        老管家一边瞥着少爷阴晴难辨的脸一边说:“我认为事情可以饭后再谈,不是吗?”风尘仆仆的氪星人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正好饿了,十分感谢,阿尔弗雷德。”

        安静而略显紧张的餐桌气氛显得晚餐时间格外的短暂,“吃完了吗?”布鲁斯抿紧嘴唇看着克拉克解决完盘子里最后一口菜,擦干净嘴后向他点了点头,“来蝙蝠洞。”

        两个人在幽深黑暗的石阶上沉默无言地走着,直到蝙蝠洞里最大的那台电脑前面。

         “昆腾怎么说?”布鲁斯突然问了一句。“这次的救援行动因为是在太阳表面附近进行,所以我的细胞吸收了比平时更多的辐射,因此我的力量现在至少变成了原来的三倍,生物电场也能从体表展开保护到身体以外的地方,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新能力……”克拉克不假思索地回答出来自己已经在心里准备很久的回答。

        “还有呢?”蝙蝠侠的声音突然插入打断了超人对于这些“好消息”的汇报,“我知道你不打算告诉我的那部分事实。”超人脸上的标志性笑容顿时显得有些勉强了:“…你怎么知道的。”“别转移话题,根据堡垒的推算,你……”蝙蝠侠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超人清楚的听见了吞咽唾液的声音,他知道蝙蝠侠知道了什么,他也知道蝙蝠侠要说什么,“…卢瑟赢了。”黑暗骑士艰难地说出了最终结论。

        蝙蝠侠打开了电脑,调出了由孤独堡垒资料和里欧•昆腾传过来的最新信息整合并精炼过后的资料,随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没关系的,”正在脑中不停推算各种拯救计划的可能性的蝙蝠侠听见超人温和的嗓音时下意识地暂停了思考并将目光转向了那张脸——他在微笑,“这些我都很清楚,当我将目光扫过我的身体时,每一秒都能看见数以万计的细胞因为过多的能量而像烟花般绽放后又消散成尘埃,这是种不可逆转的,并且代表着我正步步走向死亡的景象。”

        蝙蝠侠的嘴唇已经抿成一条直线,没有任何血色,深蓝色的双眼用一种夹杂着难抑的炽烈情感的眼神深深注视着超人的脸,超人的话还没说完,尽管布鲁斯已经有些听不进去了,布鲁斯只想留住面前这个人,在脑海里记住他的容貌他的声音还有他的身体——让他美好的一切都永远刻在自己的心里。

        “我很抱歉,明明拥有着悠长的生命的人是我,最后独自一人的却是你。”他依旧在微笑,笑容里满是无需言明的留恋,还有疲倦…和歉意。

        该死的,他总是这样,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蝙蝠侠咬紧了牙,阿尔弗雷德今天一定还没清扫蝙蝠洞,否则为什么会有灰尘迷进他的眼睛里。

        第一天的夜晚,布鲁斯少有地将“夜间工作”全部交给了伙伴们,只为去完成被克拉克提出来很久却一直没有实现的“夜游亚特兰蒂斯”。在若隐若现的彩色灯光,海水中随波摇摆的水草的倒影和旋律舒缓而优雅的舞曲声的环绕中,两个人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的,毫无保留地一同起舞,为永存于心的爱情,为难以坚守的陪伴。

        留给超人的时间太少,而命运要他完成的事又太多。几乎每天的报纸上都在报道超人的最新功绩,而世界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征兆一样,开始躁动不安。

        蝙蝠侠最后一次看到超人,是在大都会街头。当蝙蝠飞机停在空地上,蝙蝠侠从飞机上跳下来时,刚刚好看到超人把卢瑟——这一切的源头,一拳揍晕在地上。氪星人的身体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皮肤下面隐隐透出一道道金色的血管纹路,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变成天边的一颗星辰。

        他偏过头,看到了正站在废墟中的蝙蝠侠,笑了。飘到爱人的面前,超人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只是俯下身,在蝙蝠侠干涩的唇上轻轻烙下一个带着阳光触感的吻。

        “抱歉…最后一次了,我爱你。”

        超人飞向太阳,他要用自己身体里这些使他死亡的多余能量去做最后的拯救,拯救被索拉瑞斯毒害的太阳。

        “我也爱你,克拉克。”蝙蝠侠看着天空中逐渐消失的鲜红披风说,或许这是他第一次直接说出“爱”,也许有些迟,但他知道超人会听见的,一定会的。

Part Two. Fear.

        布鲁斯•韦恩从床上惊醒,呼吸沉重,身上全是冷汗。

        梦…只是梦。布鲁斯拿过来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下一口水,头脑逐渐清醒,心情也开始平静下来,梦中的一幕幕场景却仍然十分清晰的在眼前浮现。

        从床上跳下来,翻出来和超人的那个专用的通讯器,打开开关,用蝙蝠侠的声音平静地说:“在吗,超人?”

        数秒的寂静,在蝙蝠侠想要冲下蝙蝠洞的前一瞬,超人温暖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通讯器另外一段传来:“抱歉,我刚才在拯救世界,找我有事吗?”

        “别随便向别人抱歉,你不亏欠任何人。”蝙蝠侠留下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就关闭了通讯器。

        超人一愣,看着没有了声音的通讯器,摁下了留言的按钮:“今天里欧•昆腾邀请我去他那里看看最新计划的进展,可能会晚点回去。”随后就把通讯器放回制服的暗袋。

        布鲁斯坐在蝙蝠洞里电脑的主机前,他在用克拉克给自己的孤独堡垒高级权限寻找着关于梦中那个惊天阴谋的任何相关线索,他的理智强迫大脑回忆整件事的开端,探日计划,基因改造的活体炸弹船员,莱克斯•卢瑟。

        经过层层排查,蝙蝠侠至少能够确定,在这个世界,那个故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首先,昆腾并没有任何围绕太阳的研究,更没有任何计划;其次,卢瑟正专心操纵着自己的商业帝国,偶尔给超人制造出些无伤大雅的小麻烦,而且布鲁斯•韦恩觉得韦恩科技没有任何理由会和卢瑟相关的企业合作。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不会有其他的围绕谋杀超人展开的阴谋正在暗处悄悄计划着。布鲁斯先是检查了一遍蝙蝠洞和孤独堡垒的两个氪石仓库,所有品种的氪石都没有少;随后又检查了所有正义联盟收到的,关于疑似氪石的所有报告的后续调查,很好,没有任何一个是情况不明的。

        还有孤独堡垒的AI,这些代替超人守护着氪星遗产的人工智慧体是最容易被心怀恶意的人当成对超人下手的工具,将一个个AI的机体和程序检查过后,又排除了一个可能的隐患。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过来,打断了蝙蝠侠关于魔法系反派们对超人进行谋杀的可能性的思考,“刚才克拉克少爷已经来过电话表示晚上会过来和您一起吃晚餐,鉴于您从上午起床之后就一直待在‘地下室’,我建议您现在就上来整理一下仪表。”

        布鲁斯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蝙蝠洞里工作了大半天,走回楼上。

        吃晚饭时,克拉克感觉布鲁斯不太对劲,以前总是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今天却基本上吃几口就要瞥过来一眼,再加上白天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克拉克忍不住问:“你看起来今天不大对劲,怎么了?”

        “…没事。”布鲁斯握着餐刀的手很明显抖了一下,声音也带着平常少有的迟疑。

        看来他是不会说了。克拉克无奈地想着,你不能强迫一个蝙蝠侠说出来自己不想说的话,这是《如何做好蝙蝠侠的男朋友》上写的,作者超人。“那好吧,你有事要跟我说。”他只能回答给布鲁斯这句话。

        “如果你有事,也必须跟我说。”
        “什么?”
        “……”

Part Three. Love

     

        一束洁白的月光从窗帘缝隙穿过,布鲁斯侧过头,看见了银白色画笔勾勒下氪星人近乎完美的侧脸轮廓,睫毛投下的阴影仍然微微震颤。
        “克拉克,我的……克拉克。”

        半梦半醒之间的布鲁斯感觉到阳光洒在被子和他裸露在外的躯体上,下意识的挪动身体想要躲避,皮肤却贴上了正躺在他身旁的另外一个人。哦,克拉克。剩余的困意顿时消散了大半,布鲁斯不由自主地开始用目光一寸寸扫过克拉克的脸,从眉头到眼梢。
        他醒了。视线聚焦到布鲁斯脸上时,克拉克翘起嘴角,“早安,亲爱的。”布鲁斯用来回应他的,是一个早安吻。

        “早安,”一吻终了,布鲁斯将自己的目光与克拉克的交汇到一起,用一副无比认真的神情凝望着自己曾在梦中失去过的爱人,“我爱你,克拉克。”

        “再睡一会。”布鲁斯揽住男朋友的腰,把他拦在床上,“今天没有工作。”

END

前一半写完把自己虐的特别爽…然而后半段手感突然变差(ORZ
偷偷说一句其实原版丧病脑洞是把这个故事揉在一起写的——太虐了所以就没写_(:з」∠)_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