惘殇

真爱Batsuper,沉迷吸二代蝙超
布兰登罗斯迷妹

偶尔热圈过敏,喜欢同好交流,但是间歇性社恐(所以如果我发言不当伤到了你的心,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_(:з」∠)_只是不会聊天…

【二代蝙超】Good Night , My Lover.

◆二代蝙超睡前无脑小段子(其实我只是脑着他们两个人码字而已并没有什么详细相关背景…完全自嗨)
◆第一次正儿八经写出来的蝙超…带着某种执念写出来的芭乐老爷和布软超的妄想场景
◆文笔渣…中期画风突变别太在意因为我写一半拖延症犯了结果接着写下来就没有刚开始鸡血上头的手感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还在忍受我的连篇废话——
以下正文x

        凌晨时分,黑色天空的边际处已经微微泛蓝,超人终于停止了今夜拯救世界的活动——他不可能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那里聆听地球的声音,随时随地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人。即使让他在黄太阳下近乎不老不死的氪星人细胞也不能,理论上超人是不会感到疲倦的,但是卡尔艾尔——或者说是克拉克肯特更适合——的确是会的。

        超人,卡尔艾尔,最后的氪星人,拥有远超常人的听力,肉眼几乎不可察的超高速度,坚不可摧的皮肤及骨骼,以及神奇的冷冻呼吸和热视线,且可能还有尚未被开发出来的其他能力。

        但如果除去这些氪星人基因为他带来的能力,剥去超人形象外壳的内里所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克拉克肯特——那个斯莫维尔长大的男孩,他的本心,一个普通的人类。

        他会孤独,并被孤独纠缠不休。

        他不能总去打扰玛莎,克拉克不愿让自己的孤独使玛莎感到悲伤。

        他躺在床铺上,脑内难以控制地忆起那些让他痛苦的场景:存着侥幸心理对地球不告而别,踏上寻找梦中家乡的路,最后只看见了氪星的焦黑残骸和他不想仔细深究成分的四散太空的灰烬……或是竭力阻止下北半球的一次大规模海啸来袭后匆匆赴去南半球的地震震中,在一栋他本可以轻易阻止倒塌的楼房下面他找到了尸体,属于那些未及时撤离出去的脆弱人类。

        也许他们死前还在期待着我能拯救他们,我却让他们失望了。而我其实是能够让他们都活下来的,可是我还是失败了,我做的还不够。

        卡尔总是在这么想。就算他知道自己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

        肩膀上压着的担子十分沉重,但是超人放不下,因为这是当初他自己选择的。

        卡尔想到了哥谭,想起了独自在那里用肉体凡躯阻止整个城市无休无止罪恶的男人。

        光明之子飞赴黑暗深处。

        阿尔弗雷德就像是知道他要来似的,宅子里唯一敞开的窗户能让他直接飞进布鲁斯的卧房。

        时间刚刚好,当卡尔把制服脱下平整叠好放在床边时,黑暗骑士带着在外面深黑夜幕中沾染的冰冷寒气推开了门,难掩疲倦的双眼在看见氪星人的时候闪过一瞬间的讶异,但他最后只是随口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就躺上床将自己埋进柔软的被褥当中——他太累了。

        “我以为你会让我出去。上次我像这样不请自来的时候你就赶我走了。”克拉克抿着嘴唇,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回应。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还没有睡着,有些不耐烦的翻过身让自己面对着那个在黑色阴影和银白月光下面孔柔和的过分的外星人,他本来想用蝙蝠侠的声音吼那个好脾气先生几句的,但是他没有。只是因为他累了而已,和他对着那张从来没对他生过气——微鼓起脸颊然后用那双湛蓝似深海的大眼睛睁圆瞪着他那种可不算生气——的脸,根本没办法在“非蝙蝠侠”的状态下凶起来绝对没关系,绝对,没有。

        “上次是因为我夜巡的时候什么事都没遇到,而且那是你第一次就那么飞来我家,”布鲁斯用枕头把自己的头蒙起来,闷声说“今天我很累了,你如果又是因为什么毫无道理的原因失眠,来我家就是想抱着我睡一觉的话就赶紧上来躺着!再在那里傻站着我一定会赶你走的,不管你用多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都没用。”

        克拉克站在床边,就像没反应过来似的呆在那里眨了几下眼睛,然后迅速地钻进被子下面搂着自己刚刚确认关系不久的男朋友,心里有几分心疼的用自己温热的胸口贴上布鲁斯微凉还有着狰狞疤痕的躯体,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晚安,布鲁斯。”

        过了好一会,本来早就应该已经睡着的布鲁斯突然低声说了一句“晚安,克拉克。”

        氪星人的手臂搂的更紧了,还把脸贴到了男友身上感受着他的脉搏,他的心跳,他的存在。

        以及他的爱。

评论(18)

热度(85)